RELATEED CONSULTING
相关咨询
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
服务时间:9:00-18:00,可QQ留言
我们的优势
关闭右侧工具栏
那个春天傍晚 万艾可正品的吻温暖如水
  • 作者:万艾可
  • 发表时间:2020-04-05 17:00
  • 来源:万艾可官网

  那个春天傍晚的吻温暖如水

 

  有的爱情绝望苦涩,如同顽石。有的爱如同水:轻盈,自然。

 

  生日那天可以偶发神经

 

  2004年四月,我去合肥某厂做毕业设计。十天后,我坐火车从合肥回北京,手机突然响起。“生日快乐。”短短的吝啬的四个字。去你妈的,我按捺不住焦虑地在肚子里骂了无数遍,心里涌出难以言明的酸楚。

 

  短信是姓张的某男发的,但张某有女朋友,不止一个!他就喜欢玩这样的游戏,可是我暗恋他多年后,才收到一条这样莫明其妙的短信。

 

  我时而幽怨时而愤怒,最后终于给了他一条冷冷的回复:“谢谢,您记错日子了。”

 

  他没有搭理我,准是在偌大京城的某个角落,跟某个MM寻欢作乐。

 

  张某没有记错,今天就是我的生日。21岁的花样年华,这么多年了,我还没有在生日的时候,收到过真正意义上的爱情礼物。去年的今天,本来是有希望收到他送的香水和鲜花的,可是他整整迟到了一个多小时,那时的我还没有现在这么知性,竟狂怒发飙而去。仿佛为了配合我的心境,第一场春雨轰然而下。

 

  张某男是我从15岁开始就一直喜欢的男人,可他身边女孩子不断,一直没有给我留出档期。而我的虚荣心,又使我格外看重每年生日背后的意义。总不能年纪轻轻就当怨妇吧,外面万物复苏,洋溢着春天的气息。

 

  回到大学宿舍,我一屁股坐在了电脑前,上了学校的论坛。

 

  我发了一个帖子,征求一个肯一起过周末的男生。“权且你是帅哥,我是美女,”我在结尾说,“费用AA。过后保证不再骚扰。”

 

  我去洗手间,十五分钟后再出来看,跟帖者果然众。调侃者有之,嘲讽起哄者有之,只有一条跟帖比较严肃,言简意赅,直抒胸臆:“请问没神经病吧?”

 

  我回曰:“没有。身体健康,五官端正。”

 

  他立刻给了我一个QQ号码,让我加他。他说他叫老套。

 

  那一吻

 

  我们约会在男生楼和女生楼的中间地带,大田径场的铁门边。我一到那里,就看见了他。他手里拿着一个小礼盒,面无表情地盯着我走过来,一身工装裤,厚牛仔布料的长袖衬衫,皮肤很黑,有点老气。我说:“喂。”

 

  他说:“咳。”

 

  说着把礼盒递到了我的手里。我打开,竟是一个小小的化妆镜!真够傻的。他抱歉地说:“时间太紧,我只能在校门口的小店买。顺便说一声,这个送你,不用AA。”

 

  “你还真能说实话。”我说。

 

  他上下端详我一下,说:“你其实看着挺理性的。”

 

  什么意思?说一个女人理性,不等于当面指责她难看?今天是个什么日子,自认倒霉不说,还得自取其辱?

 

  在校门口小店吃饭时,我坚持要担担面,这才告诉他,今天我生日。他要了砂锅米线,赶紧又喊服务员退掉。“那我陪你吃面,”他说,“好人做到底。”

 

  他不是对我口味的那种男生,我意兴全无,吃后即返校,走向田径场,上看台楼梯最高层,一屁股坐下。

 

  他一路跟着我,挨着我坐下。“怎么回事啊?”他说,无辜地眨眼,“没有夜生活了?”

 

  “有烟吗?”我想我得缓缓,既然都被夸成有理性了,不能不讲道理直接发火。

 

  “没有,”他站起来,话音未落,人已跑步下台阶,天外传音,“我给你要一根去……”一眨眼,他又坐在了我身边,手中的烟已经点燃。“没传染病,”他说,“放心吧。”

 

  我瞄他一眼,拿过烟,我一深沉,他就乖了,不再说话,只陪我坐着。傍晚的太阳,有点暖意,空荡荡的操场上,不知从何处飞来两只小鸟,绕着电线杆还有我们的头顶在飞。我俩的目光瞬间都有些呆滞,望着远处,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

  不知道这样坐了多久,天竟渐渐黑了。中间他只是问了我一句:“你哪一年的?”然后说,“我大你一岁。”

 

  我坐累了,心里想着张某男,我回复的那个短信,至少让他会有一段时间不想再搭理我了。再后来,操场有人来了,跑步的,跳高的,观礼台周围的装饰小灯亮了起来,照得四周很美丽。他转过头,看着我的眼睛,我也看着他的眼睛。接着,他搂过了我的肩,吻住了我的嘴。大约只有五六秒,我们悄无声息地对着嘴。